主页 > V屯生活 >「14岁就在男友家过夜,还是我妈亲自接送的」一个台湾女生变成 >

「14岁就在男友家过夜,还是我妈亲自接送的」一个台湾女生变成

来源: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云顶集团4008手机app     2020-06-11 01:20:24     阅读次数:321

大儿子快13岁了,去年变了声,这半年来更是拔尖,一下子冲得比我还高。以前进城逛街就爱买赛车、飞机模型和机器人,现在忽然一下开始对髮胶、衣服起了兴趣。从去年夏天开始,我小心旁观,为他申请的电子邮件信箱中,好多女同学写来的讯息。秋天后,正正式式多了个女朋友。

在德国做青少年的妈妈不容易。要是我小时候这幺点年纪就敢大方地交个男朋友,父母、学校老师肯定把我隔离、训话、禁足……,那时候常跟爸爸埋怨,在学校学了那幺多「民主、自由」的意义,在家可是完全独裁专制。爸说的话可是「圣旨」,有理无理,总之就是要听,要照着做。在学校固然学习「民主、自由」的意义,但除了班会课的制式讨论外,头髮、制服甚至男女生说话,都是严格地被管制着,哪有甚幺真正的自由可言?但是那时似乎也不以为忤,高压统治下,一切条规似乎天经地义,早就习惯成了自然。可有这样成长背景的我,来到了崇尚自然、自由、个人主义的德国,碰到了刚对异性产生兴趣的青春期儿子,一切必须重新学习。

小时候妈妈曾教导我和妹妹,女孩子要有女孩子的样子,除了待人接物的礼貌大方之外,千万切忌轻浮——男孩子约妳,别马上跟人家出去;在说YES 之前,不妨先说三次NO,一则探试人家的诚心,二则保持女孩子的矜持。惭愧的是,这点教诲我始终没学好,总是等不及地答应人家的邀约,碰到自己喜欢的男孩子,投怀送抱不敢,却那里忍得住说三次的NO啊?

等到自己生了儿子,自己的儿子怎幺看怎幺顺眼,想起小时候妈妈的教诲,怎幺想怎幺没道理,就怕儿子以后吃了这种矜持、高傲女孩子的亏。跟他们说,日后若碰到耍酷、爱说NO的娘们儿,只管掉头就走,别那幺轻易地拜倒在人家石榴裙下。

一切可不如我想的那幺简单,在德国小姐的字典里,大概找不到「矜持」、「羞答答」的类似字眼。女孩子的大方主动,甚至以泼辣的方式发动攻势,再再让我吃惊。德国的学校父母亲,更是早早就做好了準备,小学三年级就上完了性教育。儿子9岁时不小心在访客前翻出我手提包里的卫生棉条,天真骄傲又充满知识性地告诉我,在学校已学过此物用途为何,我愣得险些下巴没掉下来。

第一回意识到在此地为人母之难,儿子才3岁,那时请了一位15岁的姐姐来家里陪儿子玩。大姐姐的父亲是安德烈的同事,母亲是小儿科护士,很健康正常的家庭。一天我们夫妇有事外出,请大姐姐在家照顾儿子,11点半回家时,却见大姐姐跟约莫同龄的男友窝在我家沙发上看电视。男孩子见了我们,相当大方地起身和我们握手,并说和咱们家小子拼了一整晚的积木,玩得很开心。又问是否方便请我们开车送他们回家。不,不是各回各的家,而是大姐姐大哥哥一块儿去大哥哥家过夜。

「父母亲知道吗?」我问。

「当然,他们都同意的。」

小心起见,我打电话给大姐姐的母亲求证,「喔没问题的,只是不知道会不会太麻烦您开车送他们一趟?」大姐姐的妈妈说。

我忆及,14、5岁也是情窦初开的年龄,偷偷喜欢比我高一届的学长。同搭乘一班公车回家,挤得嘴脸都歪了,却因为「他」也在车上,心里说不出的甜蜜。塞车在乌烟瘴气、五光十色的市区内,一煞车却瞥见窗外车阵外缘,一轮残月悬在天边,回家便在日记里写诗回味,什幺同在公车上「千里共婵娟」云云。也是15岁,第一次跟喜欢的男孩子约了碰面,正好下起小雨,撑在一把伞下讲话,即使手指也没碰一下,那种浪漫呀,哪里是这些德国自然开放的青少年能懂得呢?

儿子有了女朋友后,做妈的当然很大方地请女孩子来家里玩。她来之前我数次跟自己练习着,如何以开放自由的家长身分接待她。想到我第一次介绍男朋友给父母认识时(我都20岁了),他和我都紧张兮兮,规规矩矩地坐在客厅跟爸妈喝茶,倒是爸妈最后解放了我们,叫我们出去看电影吧。可儿子的女朋友轻鬆的多,最多斜眼跟我说了声「嗨」,就逕自到儿子房间,关了门,音乐开得老响,连我把耳朵凑近门边,都听不见他们在说啥话。我跟自己生着闷气,一方面想做开明的母亲,一方面又觉得不妥,还是敲了门进去,主动跟她搭腔,问他们想不想吃点心水果,她却明显对我爱理不理,也可能是害羞吧?我对自己说,想当年我第一次会见男朋友的父母,多腼腆啊!「伯父伯母好」,表现地多有教养,多有礼貌啊!儿子的女朋友当着我的面仍跟儿子继续开着玩笑,帅哥的妈怎幺想她,她大概无所谓吧?

做妈的我不太高兴,隔了两天跟一块儿遛狗的女朋友聊起我的心事。德国女朋友跟我很投缘,我们无话不谈。

「我觉得,我不太喜欢儿子的女朋友。」我说,「他们还太小,交什幺男女朋友嘛?」

「妳没跟他说吧?不能说啊!」女朋友说。

「……」其实我是想跟儿子抱怨两句的。

「我14岁的时后第一次在男友家过夜,还是我妈亲自接送我的呢!」我睁大了眼睛,无法相信眼前保守规矩的家庭主妇女友,小时候竟然这幺早熟。「正是因为我父母开明的态度,他们信任我的决断力,我知道我得对自己的作为负责。我什幺都跟我妈说。其实,就算她当时不准我,想偷偷地跟男友混也不难。反正人人都这幺做。」

是这样吗?回家我问安德烈,这算正常吗?「嗯,13、4岁也许是有点早,但是劝妳还是早点做好準备,最晚16、7岁,儿子肯定会带女友回家过夜的,」我难以调适地咽咽口水,他再加了一句,「隔天早上起来,只是多个年轻小姑娘跟咱们吃早餐罢了。」

那幺小时候的成长环境,父母学校对跟异性交往的处理方式不同,到底对变成成人后的我们有甚幺影响吗?我拿自己跟身边的德国朋友相比,似乎没有,大家都是庸庸碌碌的上班族或父母亲,在忙碌混乱的日常生活中,努力抽时间维持一点点的爱好兴趣,谁管你的初夜是15岁还是35岁。

40岁上下的我们,谁都有点鱼尾纹和啤酒肚,说起当年的蠢事、酷事,只够拍拍肚皮自嘲。清汤挂麵的我在雨伞下跟学长含羞对话,还是14岁就初尝巫山云雨的女友,今天都是满身泥泞地遛完狗,还得张罗一家人一天起居三餐的庸俗妇人。

14、5岁就跟异性朋友家过夜到底是对是错?假如我当时也生活在欧洲这种大环境,我还会对今天年纪尚小的儿子交个女朋友而心中七上八下吗?还是会紧张斟酌自己的作风够开明还是太保守呢?

承认吧,不管任何年纪,谁不嚮往自由和被信任的感觉呢?我相信,不论男生女生,被赋予爱与责任感的孩子才会懂得如何明智地踏出每一步。

书籍介绍

《拉得弗森林的艺术家:德国22年的文化咏叹调》,二鱼文化

作者: 庄祖欣

《拉得弗森林的艺术家》是庄祖欣近五年来的散文集结。从异国文化到人生体悟,从绘画到声乐,从烹饪到日常生活,多才多艺的庄祖欣,将艺术融入生活,她以幽默、调侃的笔触,非常中式的思维与见解,带领大家窥探旅居德国森林小镇22年来,融入日耳曼民族的文化观察,及多样的生活样貌。

「14岁就在男友家过夜,还是我妈亲自接送的」一个台湾女生变成


上一篇:
下一篇:

相关评论

申博太阳城_云顶集团4008手机app|提供生活便利|最大的生活信息|网站地图 申博包赢包杀 sunbet亚洲